加入四海钓鱼 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王永贵谈搓饵钓浮

2013-3-28 18:17| 发布者: 漂亮蓝影| 查看: 83| 评论: 0

摘要: 问:我注意到你在15、16、17三届全国钓赛中夺冠用的都是最基本的搓饵底钓技术。凡是采用拉饵钓浮的比赛?比如“钓王杯”赛?你的成绩就不怎么稳定了。请问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。 答:一个钓手都有自己的拿手技 ...
问:我注意到你在15、16、17三届全国钓赛中夺冠用的都是最基本的搓饵底钓技术。凡是采用拉饵钓浮的比赛?比如“钓王杯”赛?你的成绩就不怎么稳定了。请问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。
答:一个钓手都有自己的拿手技术。比如河南钓手善钓小鱼,广东钓手专攻罗非,前者有吉彦军、徐清华等一批好手,后者中老将如李维新、黄适之,新手有吕家佑和姜耀坚等都是以搓饵为基础的。全国钓赛的钓对象鱼也是以鲫鱼为主, 我拿总分第一就包括钓小鱼在内。过去几年的“钓王杯”比赛,鱼越钓越小,技术上剑走偏锋拉开了它与大众钓鱼的距离。我参加“钓王杯”比赛的次数不多,成绩也不算太好,原因有两点:一是我没有时间,也没有可能天天在一个坑里练,更没有把拉饵钓浮作为主要项目去练,一手硬、一手软是普遍现象。二是各地鱼情差异太大,由此形成不同技术特点,在一个项目上出彩不代表钓鱼的全部成绩。做一个全能钓手是我的最大追求,但很难做到。所以从去年起,我就全国各地跑,认识不同鱼情,学习各地钓手的成功经验。
问:您能不能归纳一下自己的技术特点。
答:我遇到许多记者,都这么问,这个题目不好回答。三四年前,我还没有拿全国冠军,有一篇《王永贵亦鬼亦勇》的文章被人从报纸上剪下来,贴在南宁熊掌渔具店的橱窗里,纸已经发黄了。确实, 那时候我很“鬼”,在无数次失败中留意别人怎么和饵,虚心请教,自己琢磨刚有了点道道,一则是不敢骄傲,二是个人感悟的东西不够成熟。所以对人谈饵只说状态,不说配方,别人以为我不说实话,到比赛看我钓得好,就说我鬼。其实, 就是赛前确定了钓饵,因鱼情变化会有许多调整,而且我的调整特别多。比如鱼吃这个饵比那个饵爽,我会坚持下去,如果不行,我还会换,而且我这么一换还真是起死回生,效果明显。于是在别人看来就是王永贵频繁换饵,藏有杀手锏。
说我勇,这篇文章一点没有扩大。从东峻学钓,走上钓鱼不归路,我就没打算回头。当年和我一起钓鱼的朋友都知道,阿贵钓鱼没有输赢,钓好了嘻嘻哈哈,钓砸了不怨不恼。我欣赏“只顾过程,不问结果。”这句话, 所以钓赛中从不放弃,只要结束的枪声不响,我会把最后一竿看作第一竿。我来干什么? 钓鱼!有鱼钓就开心。这不是得了冠军说风凉话,是经历了太多的失败,最后平静了,把成败看淡了才悟出的道理。然而,勇有蛮巧之分,要瞄准目标,选择你的对手。比如,在广州我以李维新、黄适之为目标,他这一场拿1分,下一场我争取拿1分。如果每一场都落后,下一次比赛我还会选择他们。对高手不能有畏惧心理。
问:您有短手吗?
答:有啊。比如去年在这两个池塘进行的“泛宇杯”比赛,吉彦军4场拿4分,南京的殷学波前半程也钓得很好,但两人的技术不同。“萝卜头”是搓饵钓浮,而且有明显的段位变化,小殷是拉饵,钓定层鱼,但场面上看不出来,其实是各唱各的调。“萝卜头”那一手,在我就是短手了。如果我参加那场比赛(注:王永贵未参加比赛),肯定和小殷一样,搓饵,能不能胜出就不敢说了。“萝卜头”是一位很有灵性的钓手。他这一招许多钓手也用过,可惜没有总结,没有深入研究。我注意过阎景泉的钓法,鱼的泳层乱了,拉饵下去就有信号,但中鱼率不高,于是拉出饵迅速用手指捻一下,钓饵裹紧了,体积小了,中鱼率就提高了。
学习悬坠钓都是从搓饵底钓开始,拉饵出现后许多人舍弃搓饵,有的学钓鱼就是拉,以至搓饵成了“末技”。“台钓”提升为悬坠钓法后,有人认为不就是换个说法吗,但研究过日本“段差钓法”的人明白,鲫鱼的就食方式随泳层变化和钓饵差异,有着不同的特征。作为基本技术的搓饵底钓,对任何鱼种都呈现着大致相同的鱼讯形式,已经被我们认识。所谓钓灵敏、钓迟钝,无非是在不同的鱼讯中寻求最容易把握的信号。然而到了拉饵钓浮,因两饵悬离水底,鱼就饵的速度、方位更加变化莫测,大幅下挫钓不上鱼,鱼漂顶得老高,上窜下跳,弄得人一头雾水。于是从鱼漂上找出路,在钓饵、线组上寻求新的突破,成了钓手研究的重要课题。我认为,拉饵体积蓬松、下降迟缓,在鱼漂牵引下两饵飘然而下会刺激小鱼加快袭饵速度,咬钩不能将饵完全衔住是中鱼率不高的主要原因。吉彦军改拉为搓,阎景泉拉后再搓,解决了我思考许久而踌躇不决的段差钓法与钓饵的关系问题,即追随鱼的泳层变化,从上往下一段一段钓下去的段差钓法必须注意钓棚与钓饵的关系,深也拉饵,浅也拉饵,求快而不问轻饵动荡造成的鱼讯变异成为困扰钓手难题。
问:您今天的训练项目是搓饵钓浮?请问这项技术与比赛有关吗?
答:从我经历的钓赛来看,钓小鱼趋之若鹜,是不是灌输了太多的功利因素?当年“海狮”办钓鱼培训班的时候,我就对学员说:学了回去,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去,不要以为跟我学了就能当“大师”,就是未来的冠军。说实话,我不赞成这种刻意追求功利的做法。特别要奉劝那些下岗了,生活都是个问题的朋友,不要寄希望于职业钓鱼,更不要把拉饵速钓当成钓鱼的唯一技法。
钓技要开拓创新,包括钓小鱼,但创新不是闭门造车,光有自我感觉不行,要努力做到放之四海而皆准。钓鱼比赛的鱼情差异很大,北方钓手到南方钓罗非鱼为什么全军覆没?在了解罗非鱼食性,搓饵底钓的通用法则和拉饵钓浮的特殊战术大家都会了之后,技术似乎已到了尽头。可是,在拉饵盛行中低迷了数年的广州钓手没有一个放弃搓饵,平时没有幼鲫可钓,就老老实实地把两种钓技都用在钓罗非鱼上,创造了搓饵钓段差新技术。
问:从您的角度看?搓饵钓浮对大众钓鱼有哪些帮助。
答:手竿钓鱼悬坠与底坠并存,钓底和钓浮结合,虽不能说是大众钓鱼的全部,但包括变招在内是否存在着技术的空缺呢? 以悬坠钓法而论,东峻钓鱼学习班最早学的是调4钓2,钓灵和钓钝怎样变化,造就了一大批竞技钓手, 它对大众钓鱼是提出了攻势钓鱼的新观念。而后老鬼钓鱼学校传授拉饵术,强调速钓,引发了大众钓鱼的个性化倾向。“海狮”钓鱼培训班讲述的内容是全泳层立体钓法,钓底和钓浮都讲,其意义在于公开钓鱼技能,从技术上把大众钓鱼和竞技钓鱼统一起来。
其实,接受新观念,创造新技术,在其他地方也有许多创造。最近,我去东北钓鱼就见识了许多新方法。竞技钓鱼要积极影响大众钓鱼,就应该从大众钓鱼中汲取养料,固执地着眼流行技术,在钓小鱼圈子里闹,就算成了气候,得了个“大师”桂冠却拉大了与大众钓鱼的距离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返回顶部